永城豫东网 欢迎您!
广告

25岁一见钟情,60年一路相伴,他们的婚姻却以这样的方式结束……

2020-04-10 22:15:29

阅读:847

评论:0

[摘要] 2020年4月4日,中国的清明节这天,99岁的饶平如先生在上海瑞金医院病逝。无数网友感慨:饶平如终于可以见到他的美棠了……世间有一种爱情,叫平如美棠。他们用一生,诠释了至深至切的爱,感动了千万人。01“妈妈她,快不行了。”2008年3月19日,饶平如接到了女儿的电话。病房里,抢救的医护人员围了一圈,他站在人群后面,离

2020年4月4日,中国的清明节这天,99岁的饶平如先生在上海瑞金医院病逝。
无数网友感慨:饶平如终于可以见到他的美棠了……
世间有一种爱情,叫平如美棠。他们用一生,诠释了至深至切的爱,感动了千万人。

01


“妈妈她,快不行了。”


2008年3月19日,饶平如接到了女儿的电话。

病房里,抢救的医护人员围了一圈,他站在人群后面,离妻子十几步的地方观望着她。

这时,病床上的毛美棠已走到生命的尽头。

她侧了侧头,在人群外找到了饶平如,眼角流下最后一滴眼泪。


25岁相识,一路相伴60多年,她陪他历经苦难,饱尝世态炎凉。

即便在最艰难的时候,他们都没放开彼此的手。可到头来,他们终究没能敌过命运。

在病痛的折磨中,美棠独自离开了人间。监测仪上那条直线,仿佛在告诉这个86岁的老人——

再见了啊,平如。

对相爱的人来说,再没有比阴阳两隔更残忍的事了。如今,他们终于重聚了……
 
02
“一见钟情,要终生眷恋”

我想倒回50年以前,将生活重新再来一遍。
那个时候很苦、很艰难,但是我的人还在。
我的心上人还在,可以和她共同来承担苦难。

现在有了很多,却失去了那个人。

有什么意义呢,没有多大意义了。


在平如的梦里,时光曾短暂地倒回到1946年夏天。

那一年,平如25岁。

在推掉家里介绍的三四个女孩后,他遇到了美棠。

他说,“这个世界蛮奇怪的,其他人就是没有感觉。”

但美棠不一样。


初见她时,她正对着镜子涂口红。

从窗边路过的平如,只一眼就沦陷了。他默默在心里告诉自己,

就是这个人了吧,就是她了。


平如会对美棠一见钟情,其实并不让人意外。

在上世纪40年代,像美棠这样受过良好教育的现代女性,是非常少见的。

她时尚、大方,性格独立。跟她在一起,紧张拘束的平如也慢慢放松下来。

令平如意外和惊喜的是,美棠的父亲对他印象很好。饭桌上短短几句话的你来我往,这门亲事就定了下来。

不等平如和美棠讲几句话,父亲已经把戒指交给美棠的父亲,由他套在女儿手指上。

订婚仪式就此完成。


回忆起这段略显仓促的相识经过,平如脸上泛起笑容,他说:

“虽然是父母之命,但即便让我自由恋爱,都不见得能找到这么知己的妻子。”

后来,两人在八一公园约会,羞涩的平如不好意思说“我爱你”。

于是他想了个办法,给她唱了一首很流行的英文歌——《Oh Rose Marie》。

歌词是这样写的:

“Oh rose mary,I love you. I'm always dreaming of you!”

平如的羞涩爱意,全都藏在这首歌里,聪明的美棠一听就懂了,她便用自己最喜欢的《魂断蓝桥》来应和:

“白石为凭,日月为证,我心照相许,今后天涯愿长相依,爱心永不移。”

03
“恋爱很容易,可婚姻更实际一些”

1948年,是平如和美棠一生中最幸福、最美的时光。

他们步入了婚姻,两人的命运自此紧紧纠缠在一起。

听到有人说,婚姻是爱情的坟墓?

对这个说法,平如第一个不同意。

他说,不是坟墓,应该是just beginning,正要开始。


婚后,平如发现,相比恋爱,婚姻确实更实际一些。

经营婚姻需要些智慧,更需要相互迁就。

美棠喜欢看电影,常拉着平如一起去看。可她是近视眼,要坐在前排才看得清。

为了不跟爱人分开,视力正常的平如也迁就着坐到前排。

结果时间长了,平如也变成了近视眼。

对此,他非但没有沮丧,反而开心地想,“我终于和美棠同步了。”


像每一对年轻夫妻一样,在磨合的道路上,他们也有争执的时候。

两个人都在气头上的时候,平如觉得美棠不讲道理,很生气。

美棠一看他发脾气,就躺到床上,做出呜呜哭的样子。


一两个小时后,差不多气也消了。平如一看,美棠还躺在床上。

他就走过去,像小学生吵架一样,故意拉她一下。

美棠立刻转过头来,嘿嘿地笑了。

平如这才知道,原来她那会儿是在假哭,呜呜声都是假的。

最终,争吵以两人相视一笑画上了句号。


家这个字,听上去是一个冷冰冰的建筑名。可有了爱,它就变成了一生温暖的来源。

在一点点磨合中,夫妻渐渐成为最了解彼此的人。

即使日子过得拮据,但因为有爱,生活就充满了欢乐。
 
04
“一句承诺,独自坚守22年”

这之后,孩子们一个接一个的到来,他们在手忙脚乱中越发体会到为人父、为人母的幸福。

有10年时间,他们像每一对普通夫妻一样,享受着平凡的快乐。

可这一切,终于在平如36岁那年被打破了。

1958年,因为出身问题,平如来不及跟家人告别,就被送到安徽农村劳教。

美棠把被子和衣服送过去,回来以后,失声痛哭。

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孩子们,被这种悲伤的情绪感染,也围在旁边跟母亲一起哭。


为了不连累妻子,平如跟美棠提出了离婚,却意外地收到了一张全家福。

照片背面写着:

“平如,你看我们不是很好吗?只要你彻底改造好你的思想,争取早日回家。我们仍是一个幸福的家庭。”

为了守护这句承诺,美棠独自坚守了22年。

或许在如今的时代,我们很难体会过,他们各自经历过怎样的痛苦。

而美棠的辛酸,也是远在安徽劳教的平如无法想象的。

她饱尝世态炎凉,受人冷眼。家里的经济状况每况愈下,美棠不得不变卖嫁妆,养活家里的五个孩子。

回想起这段岁月,人到中年的孩子们,至今仍然会眼睛酸涩。


可她从不会打骂孩子,辛酸没有地方倾诉,只能趁深夜偷偷流泪。

有时候,她会看着躺在床上的小女儿,边哭边说话。小女儿虽然眼睛不睁开,但眼泪会流出来,美棠就帮她擦掉。

能当的都当了,她甚至去上海自然博物馆的工地背水泥。

一袋三十多斤的水泥,美棠咬牙背起来,要背上一天,因此落下了病根。


所以直到今天,平如每次经过上海自然博物馆,都会在台阶旁停一停。

“这个台阶里面,我也不知道哪一块是她抬的水泥,可我知道,她是为了孩子,为了生活。她的腰肾脏受损了,恐怕也是这样引起的。”
 
美棠有时会在信里发脾气。

“我很气你,我很生气,我越写越气。”

扔下笔,后面就不再写了,要到一两个月才会有新的信。

平如看了,内心却充满了对妻子的同情。

“她平时对我很好,她说这话,一定是心里受了很大的刺激。”

就这样,他们从青年分离到中年。

直到22年后,他们年纪都大了,平如美棠才终于重逢,回归正常人的生活。
 
05
“我们终于重逢,却已老病相催”

杨绛先生曾在《我们仨》中写道,

“我们一生坎坷,到暮年才有一个安静的居处,但是老病相催,已经到了生命的尽头。”

寥寥数语,写尽了自己的一生,竟也成了平如和美棠的爱情写照。


刚刚重逢时,妻子买菜,他跟着,因为怕他拎着重。

妻子对他说过最多的一句话是,“你什么都不会做”。炒菜炒得不好,抽屉没有关,她都会指责他。

子女觉得母亲苛刻,可平如却摆摆手,意思是:“我们夫妻之间吵吵嘴,逗逗乐,跟你们有什么相干。”

有一次,孙女要买一本new concept,新概念。等平如买回来了,美棠却又来挑他毛病。

“你书也不晓得买,舒舒要买的是牛康,你买的是新概念。”


当时平如笑到不行。

在妻子离开很多年后,提起这件事,老先生依然会笑到前仰后合。


当时,他们以为自己终于可以享受天伦之乐,体会老夫老妻间相互揶揄的乐趣。

然而幸福的团聚不过两年,又一场命运的较量开始了。

因为营养不良和重体力劳动,60岁的平如确诊急性坏死性胰腺炎。

每一天,美棠都用手指为平如排便,早起为他熬黑鱼汤补身体,并在下午3点,准时在探病时间将汤送去医院。

每到这时,平如都会到二楼走廊上观望。

平如第一次觉得他们是在用秒生活。


他多希望,这种老年厮守的生活可以长长久久地继续下去,可喝汤的人还活着,送汤的人却倒下了。

晚年,美棠患上了严重的肾病,并逐渐因为老年痴呆,失去了跟平如有关的所有记忆。

平如辞掉了所有工作,全身心照顾妻子。

他每天5点起床,给她梳头、洗脸、做饭、做腹部透析,每天4次。

透析中一点点错误,细菌到了肚子里就会得腹膜炎,平如不放心别人来做,就跟护士学,每天在家给她做。


听医生说,有的人做透析可以活20年。

所以平如每天都乐此不疲。

这也成了他生活的希望。

06
“下辈子,我们还要在一起啊”

可病痛中,美棠渐渐不再配合,不时动手去拔身上的管子。

平如只能整晚整晚不睡觉,看着她。再到后来,他只能绑住她的手。

听到她叫,“别绑我”,平如比妻子还要痛苦。


一天晚上,美棠突然说想吃杏花楼的马蹄小蛋糕。

家附近没有,平如就骑自行车走了二十多分钟,跑到很远的一个小区去买。

可等回到家,把蛋糕放到美棠枕边,她又不吃了。

那时他已经86岁,儿女们知道后责怪他,不该夜里骑车出去。他明知美棠已经糊涂,却总不忍心,她嘱咐的事,他竟不能依她。

但是,这些都没让这个男人崩溃。
因为只要她意识还清醒,只要他还能照顾他,就有希望。
直到有一天,孙女上班后,犯糊涂的美棠说,丈夫把孙女藏起来了,不让她见。
无论平如怎么解释,她都不听。以不吃饭来威胁,要见孙女。
那一刻,80多岁的平如坐在地上,号啕大哭。
美棠看着他哭,却也像看不见一样,无动于衷。
平如心里越发凄凉,他心灰意冷地觉得,“妻子恐怕是不行了。”
美棠病重的时候,大部分时候昏迷,有几分钟清醒,就跟平如讲,“我死了以后你怎么办啊”。
直至弥留之际,她牵挂的依然只有平如,她跟女儿讲,“你要照顾好你爸爸啊。”
最终,美棠还是离开了。
至此,平如和美棠的故事结束。可他们的爱却跨越了生死,在画中得到了延续。
美棠去世半年后,平如的悲伤始终无法排解。
即便回到跟美棠结婚的地方,看到了旧时的柚子树,却也只能触景生情。
一时间,他理解了白居易的那句诗:“相思始觉海非深”。
“海并不深,我对你的思念比海更深。”

精彩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

共0条评论
加载更多
18937045321
  • Q Q: 69678166
  • 微信: yc678w
微信公众号
移动版
© CopyRight 永城豫东网  2019-2020

本站关键词:永城信息港   永城   永城信息网    永城房产

豫公网安备:41148102000151    注册号:91411481399593097H     豫ICP备14011046号
备案号:豫ICP备14011046号